外師造化 中得心源

2009年06月09日

                     外師造化 中得心源
                                   ————寫在《華夏遺珍·李念祖古玉新編特展》的前面   卓少東
  要準確地介紹來自臺灣的李念祖先生還真有點難度.說他是收藏家,他他又對藏品全部進行了藝術再創造;說他是藝術家,他那題跋式文學注解又透出深厚執拗的學究氣;說他是學者,他的想象力和思想自由度卻是那樣一瀉千里,奔放無羈;說他是自由自在的鑒賞家,他又時時帶著濃淡合宜的人生感悟和沉思;說他是思想家,他的所有作品卻處處充盈著生趣和田園樂章....
  我收藏玉器多年,擁有館藏兩萬余件古今玉器的《卓玉館》.在拜讀李念祖先生的展品和文稿后,我由衷地感慨:學無止境,山外有山.李先生博覽群經的高雅,縱橫古今的才氣,妙思連珠的情趣,頂真嚴謹的個性,深深折服了我,我相信,這個展覽也會讓每一位參觀者心悅誠服.
  中國玉器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東西.它從內到外都透出中華民族文化的深厚價值,玉文化有哲學,社會學,民俗學,物理學,美學,藝術學,工藝學等種種內涵,它是中國人心靈手巧,才藝雙絕,性善氣和的典范.每一位中國人都有理由關注一下中國玉器,并且,隨著關切的深入,都能漸入佳境,各有獲益.這是毫無疑問的.
  然而,因為物質存在往往決定著精神思維,故一般人玩玉,多偏重其物質性,并被它所體現出來的價值感所迷惑,比如殘件古玉因賣不起價就鮮人關注.而李念祖先生善把目光透到物質背后的精神層面,用辨證思維引導理念,以理念影響心態,最終令物質得以升華.他說:"凡人皆愿自己擁有的是完整而沒有缺陷和瑕疵的玉,這就是色相的掛礙.""心無掛礙,勘破色空,新境界就油然而生."在他展品中到處充盈著這種化腐朽為神奇的反向思維,金手指背后的珍惜之情,將歷史的創傷撫平,讓鳳凰涅槃后重生,羽化而轉世登仙.面對著《貴于牛半》、《龍門新貴》這樣的作品,何人會計較,復何可計較?
  黑格爾說:"內容和完全適合內容的形式達到獨立完整的統一,因而形成一種自由的整體,這就是藝術的核心."(《美學》第二卷157頁)李念祖緊緊地扣住這個核心,縱橫馳騁,反復耕耘,碩果累累.在李念祖的展品中,物質和精神的對立統一,形象和意義的匯聚交融,感性與理性的殊途同歸,內容與形式的默契和諧比比皆是,它們強烈地影響著我們的審美情趣和思維方式,帶著辨證思維去玩物,李念祖可說是古玩界的一位哲人.
    在李念祖的展品中,想象力也十分突出.太過執著拘泥,不僅失去更多,也必將束縛了人的自由境界,厄制了人的想象空間,而想象力卻正是人類文明的核心能力.世界著名科學家、美國國家科學委員會前主席理查得·扎爾是這樣評價想象力的,他說:"一個國家真正的財富是怎樣衡量的呢?二個要素:第一是這個國家的文化精神和其人民的想象力,第二是這個國家構建未來的方式以及使想象變成現實的方法."沒有想象力的民族就是沒有希望的民族,沒有想象力就沒有飛機、藝術和奇跡.展品中有劍格與水晶鳥的奇妙組合佩,有將臥虎配金桃的墜飾,有漢清異朝的跨時代玉器匹配,也有將帶鉤龍首與環組成名為"龍頭狀元"的佩飾,千姿百態,不一而足:不看說明,還真不知其所以然;引經據典的各種獨創名稱,不對圖版,也讓人難以神追;旁征博引的四書五經,與其說是飽讀詩書的學者,倒不如去感慨他落到實處的妙思奇想.他是迄今為止玉器專著中引用群經最多的一位學者,令人肅然起敬.李念祖將美學情趣灌注于玉,其想象力已插上自由的翅膀,翱翔在貫古通今的境界之中,他將"概念灌注生氣于它的客觀存在,他在這里就是自由的,象在自己家里一樣"(黑格爾《美學》第1卷143頁).也是在這個層面上,李念祖則更象一位形而上的藝術家."不追求完美的虛幻,只珍惜難得的緣份",他從不讓執與無執束縛自己,在有限的空間內,讓自己的想象自由升華,讓古物得以新生,并最終讓自己的藏品得以無限增值.
  齊白石有句名言,"作畫在于似與不似之間.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
孔子的"無可無不可",老子的"無執故無失",佛經的"色空無礙"理論,黑格爾"一切肯定皆是否定",都說明了同樣的問題,即任何事物的兩面性及其至關重要的相互轉化和作用,李念祖則深諳此道.時光無礙,他架起一座貫通古今的隧道;色空無礙,他在形式和內容之間托起彩虹橋.依靠他淵博的知識和發達的想象力,拂去積塵,撩起面紗,讓古物一件一件走出幽深黑暗,重現昔日異彩.這是一種境界.在古玩藝術界,李念祖可說是獨步天下的通達之士,走得比較遠且成功的.
  李念祖的專注精神也讓人感佩至深.人的潛力可說是無窮大的,問題就在于關注程度及專注于一的時間,在它面前,有人成了專家,有人一事無成.孔子說用志不分乃凝于神,由衷地贊嘆了佝僂丈人的承蜩技藝.庖丁解牛,十年一劍都表達了同樣的信息.但專注精神的背后是什么?一是透過表面看本質的洞察力,二是滴水穿石的毅力.這兩種力是專注于一的原動力,反過來也可以說,因為有這二種能力,人才能具備專注精神和敬業精神,才不會因事簡單而不屑,因事繁難而畏懼,最重要的是,才知個中三昧的樂趣,從而樂此不疲.這其實也是另一個層面的圓融無礙.
  李念祖先生正是這方面的典范.他的作品如拆散了看,都是我們耳熟能詳的,一些殘件我們往往還不屑一顧.李先生卻如獲至寶地珍視它們,鄭重其事地搭配串聯,不惜重金地包裝鑲嵌.許多金銀寶石都是中國印度泥泊爾等國的原裝古代藝術珍品,所有的繩線一概用優質蠶絲所制,所有的鑲嵌手工出自香港,所有的中國結更是他夫人和女兒一絲不茍地組合穿連.我們不用提他日夜兼程的尋尋覓覓,不用提他日積月累的點點滴滴和日久年深的修養思索,只須看他那一件件小小的寶貝,那是他從平淡疏朗的事物中,見到深刻的宇宙哲理之后的聲聲慨嘆,是他從歷史塵埃里,發掘到充滿幸福感人生真諦的列列璣珠.他,確實玩出了千千大千世界.
  外師造化,中得心源.人類在發現中得以成長,在對發現的審視中獲得智慧."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我因某些機緣,近來確實多了一些人生思考.這也是我努力想給諸位介紹李念祖先生及其作品的原因,以及探索這個展覽背后的文化價值和意義的原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