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少東寄語(六)

2008年09月06日

——乘文博會東風打造文化“Mall”

    兩年前的首屆文博會上,我就提出了打造文化“Mall”的構想。不久前,我又跟《中國文化報》記者盧山林先生談起,于是就有了今年5月12日《中國文化報》頭版頭條的那篇專文。

  “Mall”(中譯文摩爾),即Sho-pping Mall,意思是專業的超級市場或大型的購物中心。近年來,市場的規模化集團化競爭,直接導致了Mall理念的產生,國內外專業的Mall開發商也紛紛在全國發達地區掀起了一場“Mall運動”。因而,Mall實際上已成為目前國際商業模式的頂級形態,也是國際商業界成功與否的重要標志。            

  “文化Mall”,顧名思義就是文化產業的摩天大廈。是文化產品及其衍生服務項目的商業匯聚中心,是文化產業的終極形態,是文化產業化發展的最終表現形式。在文化摩爾中,一切文學藝術形式和文化藝術人才都可以集中于此,同時又以文化的、乃至學術化的方式進行展示、交流、互動,從而最終充分體現出文化的價值。

  因而在我看來,“文化摩爾”的內容可以是十分復雜和龐大的。就范疇來說,縱向,它可涵蓋人類文明的上下五千年文化歷史,橫向,可包含東西南北各地民族文化;從性質上講,可分為物質的文化和精神的文化;從門類分,它包括社會科學文化和自然科學文化;從層次上分,有形而上的文化,諸如政治、法律、歷史、文學、藝術、倫理、道德、教育、宗教等文化,有形而下的文化,諸如商業、科技、工具、器物、公眾文化活動等一切關于吃、穿、住、行、用的事物文化。從形式上講,一切文學藝術形式,一切科學枝術形式,一切美學、社會學、民俗學形式,都是文化。

    因此在理論上,文化摩爾都可以將上述所有一切涵括其中,并以適當的和專業的方式,依靠適當的專業的人材,全方位、整體地、充分地體現其真正的價值。  

    嚴格說來,目前深圳古玩城所打造的應當是以藝術為主體的文化摩爾。深圳古玩城聚集有異常豐富的古今中外藝術品實物資源,如中國歷朝歷代的玉器、瓷器、銅器,竹雕、木雕、牙雕,還有石器、陶泥等文物及手工工藝品;如古今國畫、書法、篆刻、油畫、水彩、雕塑、等國際公認的藝術品;有古籍、碑拓、裝禎、文房四寶、藝用工具、繡品、絲織、鐘表、樂器等文化用品;有珍珠、寶石、翡翠、奇石、根藝、化石、琥珀、珊瑚、蜜臘、天珠等奇珍異寶;有茶道、花道、書道、香道等功夫文化;還有寬暢專業的藝術品展覽廳、多功能會議廳和學術報告廳、多功能文化文藝舞臺、巨型集會展示會專用場地、近一千家各類專業商戶族群等文化設施及環境,以及靈活多種的經營合作模式。其中任何一類別皆飽含著文明的智慧,任何一項目都深具歷史與傳承、創造與發展的文化意義。

  如此龐大復雜的文化藝術系統,不僅相互之間互有影響,互相滲透,有許多還是互為表里,相互依存的。正因為如此,就目前來講,任何一所大學、任何一家博物館都無法包羅萬象,更重要的是,任何其它組織形式都難以讓這些文化活起來,以合適的價值體現、展示、互動于公眾。這就是西方迪斯尼樂園存在的意義,是拉斯維加斯城存在的價值,而對于一個崇敬中國文化藝術、珍視華夏遺珍的人來說,這也就是我傾力打造深圳古玩城這座文化摩爾的根本原因所在。

  一切藝術品都是人類玩出來的,一切藝術品皆以玩出品味、玩出趣味為目標,深訓古玩城這個玩字很妙。人除了養活自己以外,生活質量就是以品味及趣味指數來衡量的。我曾與人說,人生難得一趣字,得趣則性靈現,性靈現則具真、善、美。山水之勝,情懷之曠達,得之于目,寓諸心,而形容于筆墨之間者,無非趣字而已。一件藝術品你不懂欣賞,一則幽默你無動于衷,便是無趣了。因而我倡導的文化摩爾最大的特色不僅僅是品類繁榮和包羅萬象,深圳古玩城的一切文化藝術品都是活的資源,可讓你盡情品玩。我們通過參觀和學習、鑒定與賞析、創作與加工、述評與座談、休閑與表演,乃至學術講座、大型交流會、大型文物藝術品拍賣會、國際化專業展覽等手段,讓每一位來到這里的人,無論懷有何種心態,都可以獲益匪淺,都可以領略藝術的無窮魅力和無限意趣。專家學者可來這里上手、稽古、研究、帶學生,更可以舉辦結合實物展示的學術講座、論文論說;藝術品創作者通過這里走向社會、走向世界;國家公務員亦可在此休閑、學習、會見,工作之余體察別有洞天的另一番情趣;學生可在此求教并直接體驗豐富的歷史文化知識;游人則可以在此暢飲古今、品味人生、參觀購物;社會團體可借此環境舉辦各種活動;而業者、愛好者自然更可在此交流和覓寶。同時,自由寬暢的環境,設施齊全的場館,專業化的服務班子,則更可以在此舉辦大型交流會、國際化專業展覽,無論文藝、器樂演出,工藝、藝術展覽,茶道、香道表演,親朋好友聚會。只要你有所想,盡可以在此大顯身手。       

    總之,它是集參觀、學習、品鑒、欣賞、體驗、休閑、購物、交流、表演、創作、制作、加工、學術講座、藝術品拍賣等社會活動于一體的一站式大型文化藝術消費休閑中心。實際上,將現代商業“Mall”概念與文化藝術整合,是我心中揮之不去的理想,這是因為,作為藝術行業的文化天堂,一個真正的藝術社會形態,不僅是經濟規模的問題,它更含有高品味高成效的社會效益。文化摩爾在給一個城市帶來巨大的不可估量的無形資產的同時,它很可能給你我帶來藝術化生活質量的飛躍,甚至,會改變你我每一個人的一生。深圳古玩城是輕松的,充滿諧趣的,能引人到別一世界的地方,每一家店堂廳館,你可信步走去,隨手推門而入,皆可乘興把玩,興盡而歸。林林總總的千般萬種,你心神所遇,就是緣份,機緣巧會處,一段詩意,一種欣賞,一番評點,一件藝事,一次交往,都是別處難遇到的,都可豐富你的人生,心鶩八極,神游古今,或滿心滿意,或虛心實意,或開心快意,或遺憾失意,皆是一種審美情懷,皆是一種人生況味和趣味,用李清照的話說,皆"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林語堂及近現代幾乎所有文豪哲人都強調藝術化人生對人類的重要意義,因此,文化摩爾必然成為追求整體性協調發展的一個和諧社會的最重要標志。

    再扯得遠一些,什么是一個人的真正實力?只有當他豐衣足食之余,饒有興味地去關注沒有實用價值的藝術品時,那么它才是真正地富有了;只有你除了擁有實用的知識以外,有閑問津不實用的文藝哲學知識時,你才算是個有高雅修養的人。一個城市乃至一個國家同樣如此,只有經濟基礎已相對完善,才有余力去構筑千姿百態的上層建筑。上層建筑越發達,這個社會的經濟基礎必然堅實,這個社會才真正算是有實力,而文化藝術,則是上上層建筑中的一枝奇葩。         

    曾有人將深圳說成文化沙漠,其實也無可厚非。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如是而已。老子說“九層之臺,起于壘土”,從文化沙漠到文化“摩爾”,是一個必然的發展過程。在這片土地上,我想腳踏實地地去探索,一步一個腳印地去“跨越每一個現在”,因為我懷有濃郁的興趣希望看到在“文化沙漠”中豎起一座文化“摩爾”,而不是曇花一現的海市蜃樓。

  今天的深圳古玩城,已具中國傳統文化“摩爾”雛形。作為中國(深圳)國際文化產業博覽交易會以及廣東國際旅游文化節的重要分會場,我們已整合營造出一個優質的平臺,我們有一批海外文物回流商群,有“全國古玩藝術品交流會暨玉雕大師精品展”和“華夏遺珍特展”這樣著名的國際品牌展會,有超過千家各類文化藝術品商群,有超過兩百億元的古玩文化藝術品儲藏。八千年的玉文化,與國齊名的瓷器,堪稱國藝的書法篆刻和國畫,中國特有的、享有“可以喝的古董”盛譽的普洱茶文化,都已深深札根于古玩城。每一位來到這里的人,可以領略佛教文化的修心精神,儒家文化的經世務實,道家文化的田園雅趣,完全可以滿足文化消費者“一站式購物玩賞”的需求,總之,可以盡興品玩。

    中國的易經講陰陽,強調變化與和諧。中國人說,文如看山不喜平。在人生旅途中,你不可能永遠緊張地工作,不可能一味追求物質和欲望,不可能老吃一道菜。這是張馳之術,文武之道,它其實也是西方辨證法三大規律的核心。作為典型的東方文化驛站,深圳古玩城永遠是你藝術人生的落腳之地;作為一座傳統文化大觀園,深圳古玩城隨時恭候你來大展宏圖。

  能在文化沙漠上建起文化摩爾,本身就是一個奇跡,也必將分外璀燦,格外迷人。作為文博會分會場,深圳古玩城將借文博會東風,把一切文化產業活動納入文博會規道。五天的博覽會可以結束,文博會精神將貫徹每一個春夏秋冬。

 

[摘自《深圳古玩城》2006年9月第4期(總第49、50合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