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族之魂的載體——中國玉

2008年09月06日

        中華民族之魂的載體——中國玉

                                                         /卓少東
    目前,國際稱中國玉為軟玉。這是相比較于翡翠而言,僅從硬度上給予的一個物理礦物學名稱,是中國玉這種礦物在寶石門類中的一個物理界定。說句實話,這個界定在客觀上,在現實世界中可以說基本沒有什么用處,因為,以和闐玉為中心的中國玉器,從8000年前被中國人使用的那一刻起,它從來都是作為中華文化的載體而出現的,它從來也沒有單純地作為被欣賞的飾物而出現,它決非是用其色彩和光澤耀人耳目的,而是以其品質的特殊性及中國人所賦予的精神文化內涵而啟人心扉,養人性情的。
    作為寶石門類中的一種,玉的光澤也許還比不上玻璃誘人耀眼,然而正是這光而不耀(老子語)才是中國人認為的至高的境界,它發出潤澤柔和的光,不會刺目,卻可養心。其它如方而不割廉而不劌直而不肆等對玉的表述,其意思都一樣,皆指剛正不阿的內在本質,而表現的卻是柔和宜人的外在特征,說到底,中國玉是典型的中庸”“太極思想的極佳載體。也正因為玉符合不偏不移的特征,故而才有了孔子玉有九德的論述。
    這是一個有趣的故事。中國最偉大的思想家孔子,與他學生子貢有一次探討起玉為何貴重這個問題。子貢問:君子如此器重玉,是不是物以稀為貴呢?孔子答:不是。以往君子用玉來比喻做人的品德。玉溫潤而厚澤,如同君子仁人之心,象征著人世間的德;玉的結構縝密如栗樹,如君子處世嚴謹周密,是德的象征;玉光澤明亮而不刺目,如君子交友堅守原則而又不傷人,象征著德;玉組佩如列隊儀仗,如同君子做人重視先后有序,是乃的象征;玉色通明,光明磊落,如同君子表里如一,誠實忠厚,這是德;玉色天青,如充盈蒼天之氣,如同君子氣貫長虹之精神,這象征著天;玉之精神來自山川,如同君子附汲大地之靈氣,又象征著地;玉制禮器神圣通達,君子正可借以參通天地,君臣可以德交流,以德為鑒,這正是君子行道有德的基礎。這些,正是天下莫不以玉為貴的理由啊!《詩經》上贊頌君子如玉般質地純正,無邪惡,所以君子格外看重玉。因而,孔子說:君子無故,玉不去(離開)身,這是因為君子與玉在比德啊!
    讀者請注意這段話,這段話不僅記載在《論語》這部偉大的著作里,還記載在中國第一部字典《說文解字》中,并以其貼切的比喻和顯然的說服力被社會接受,進而滲透到社會的各個層面。孔子的這些話總結了玉器文化的本質,開啟了中華民族精神寶庫中又一道光輝之門。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人不僅認為玉品就是人品,甚至在中國人的眼里,任何最美好的人和物都用玉來形容。瓊樓玉宇最好的宮殿,最美的女人便是玉人,而偉男則稱作玉樹臨風,金玉滿堂便是富貴,完美的幫助稱作玉成其事”……乾隆在審定用印制度時作了這樣的朱批:嘉玉較良金尤為寶貴。這反映了一個盛世高水準文化修養的帝王對玉的基本態度。現代中國人的思想中也深深地打下了玉文化的烙印,寶物的字繁寫就是由房子、和組成,簡化字專家將所有的繁雜都去掉,單剩一個玉字在那里,人人一看就懂了。因為玉就是寶,簡化字立刻就被大家認可。國家的國字,繁寫框內一個字,在古時,就是國家,怎么樣才讓數億中國人一看就接受字從到從的簡化?也因為玉是中國寶物之最,玉最能代表中國,中國人都希望國家美好如玉,跟人人希望住的是瓊樓玉宇,吃的是玉饌瓊漿,配玉具劍,圍玉腰帶,直至入土也要著金鏤玉衣裝,一模一樣。從此,無玉不成國的字就留在了人們的心里。中文詞匯中切磋琢磨,形象地揭示了對事物的研究要如做玉般細致入微;中國人的毅力,專注和恒心,在玉器制作上表露無疑;世界上任何民族都經歷了石器時代,唯獨中華民族將其推向極至,延續至今;一件玉作的完成,少則幾個月,多至幾十年甚而幾代人才完成。五色的玉(白玉、黃玉、碧玉、墨玉、青玉)是神話女媧去補蒼天的奇石。玉不僅寄托了中國人的許多超越現實的夢想,啟蒙了中國浪漫玉義的誕生,中國人也從玉中悟出了樸素的辨證思想,開啟了唯物主義思想寶庫的大門。
    故宮博物院張廣文教授說:我以為玉乃中華靈魂之所在,懂得了玉便懂得了中國精神。(《寫在卓玉館館藏精品賞鑒的前面》)。因而我們可以說,中國玉器是人類文明史上非常特殊的一個工藝藝術門類。其特殊性表現在其歷史的悠久性、民族的特有性、材料的局限性、制作的專業性及復雜性、內涵的豐富性、審美的特殊性等諸多方面,它是精神價值和物質價值的終極融匯,凝聚著中華民族的人杰地靈,象征和代表著中華最高的人品與人格,這是任何一門工藝藝術不能與之相提并論的地方。
    正因為如此,所以玉的價值也因時而異,隨人而別,所以說,黃金有價而玉無價。因為說到玉的價值,中國人肯定會連帶起人生的價值。子貢問孔子:我有一塊好玉,是做一個好盒子將它收藏起來?還是找一個好商人賣了它?孔子說:賣了它,賣了它。我不是也在待價而沽嗎?讓人記憶猶新的是讓秦始皇想瘋了的那塊趙國玉璧。秦始皇一直將此玉的價格哄到了十五座城池的地步,才逼得趙國將此璧亮相,而最后也因為本著失玉就失國的考慮,藺相如才巧計完璧歸趙。都是因為玉已經升華為一種象征,那就是人格的象征和國威的象征。
    我們必須從這個角度去把握玉文化,這樣才能理解中國玉器既屬于寶石又超然于寶石之外的重要特性。否則,我們就無法理解外觀如藝術品如寶石而內含著中華民族之魂的中國玉器了。
    通過寶石與玉的比較,我也從中悟出了西方文明與東方文明的差異。西方文明直觀、現實,喜好鉆石般艷麗的色彩,奪目的光澤,表達出經濟的內核,中國文化函蓄,理想化,喜好玉所表達的內蘊,宜人的潤澤,表達出精神修養的本質。西方文明用天然寶石表達向往大自然,回歸大自然的沖動,中國人用玉來修心養性,透出心遠地自偏的一種隨和。西方文明精到、機械,將鉆石切割打磨成差異性甚微的無數塊面以反射陽光;中國人隨和,宏觀,講求臨陣決機和隨機應變,無可無不可,隨玉之形琢成千變萬化的器物,以表達內心美好理想。西方哲學的基礎是邏輯思維,而中國哲學的基礎是形象思維。西方人將寶石做出了美麗,中國人將玉做出了聲聲祝福和美好的祝愿。總之,西方的寶石文化是物質文明,而中國的玉文化是精神文明。佩戴鉆石首飾所體現的是人自身的物質價值,而佩玉則體現人的精神追求與享受。寶石類首飾,越佩帶越沉舊,自身價值也隨之遞減,而玉器類則越沉舊越溫潤油亮,質地也越好,價值也越遞增。與人的親和力也越強,以至成為身體的一部份,再也不想分開。
    通過西方的首飾與東方的玉器各方面之比較,可以看出兩大文明不同的價值概念和不同的世界觀。這種差異是永遠存在的,因為世界萬物就是有陰陽二極之分。
    這些就是中國玉器所表達出來的人文意味,也就是玉器文化的基本內容之一。知道了這些,再來簡述一下中國玉的歷史概貌和中國和闐玉本身,才顯得主次分明。
    以和闐玉為主體的中國玉,是透閃石和陽起石礦物的纖維狀微晶交織排列組成的礦物集合體,硬度為6.5度,密度為2.9-3.1,折射率約1.62左右,半透明至微透明。西方人口中稱之為軟玉,其實并不軟,最硬的鋼材都刻不了它。
    和闐玉的好壞有二個標準(這里僅指原料),一是顏色越正越好,二是細潤度越高越好。在這二個標準基礎上,越大越厚就價值越高。
    整個中國玉器史,大致經歷了兩個階段,出現了兩個制作高峰期。
    第一個階段是史前至漢代。這個時期的特征帶有神秘化色彩,被中國人廣泛用于神靈崇拜、圖騰崇拜、祭祀天地祖宗等,即以玉事神的階段。玉還被用于等級制度及道德制度上,如陪葬品的數量及形狀,配飾的標準,饋贈的輕重和儀仗用玉之類,許多器物至今還不清楚其用途和制作目的性。  
   
在這個階段,浪漫主義占主導地位,體現了超凡的想象力、夢幻般的夸張和先民對大自然生命和非生命獨特的理解,玉器多被地位最高的王、候、巫、醫及其親屬們擁有。
    第二個階段是唐以后至今。這個階段的玉器完全掀開了神秘的面紗,全面向生活化、世俗化、日用型,趣味型轉變,將古時對玉虔誠的信奉演為對未來,對美好生活的祝福、向往、祈求和庇佑,就是如今所說的好意頭。這個階段的玉器作為商品已開始在平民中流通,在日常生活用具里出現,制作玉器的目的和用途一目了然。
    在這個階段,現實主義占了玉器制作中心玉導地位,體現了非凡的創造能力,實用主義和生活素質的提高,玉器多被富貴人家所擁有。
    中國玉器史上有二個制度的高峰期,一是戰國兩漢期,那時思,想活躍、開放,又發明了腳踩為動力的跎機,大大激發了制作熱情;二是清乾隆期,因為皇帝的推廣提倡,加上交通的發達,疆域的被完全控制,故而原材料極為豐富,雖然路途還要死人,雖然制作還特別耗時。這兩個時期作工極其精美考究,繁紋縟節到無以復加,但前者明顯有大漢朝的霸氣和靈氣,是浪漫主義藝術的總結,后者明顯的精雕細琢和匠氣,是現實主義玉器的頂峰。
   撇開中國玉器文化層面,我還是十分欣賞那志良先生的那段名言,在此抄出以作結語。
   臺北故宮博物院的那志良先生說:玉由粗拙不堪到晶瑩剔透,其歷程是艱辛的。這就難怪重感情中國人,要含它與君子的風骨相媲美了。如果你知道在那技術雖精湛,工具卻原始而絕不簡便的時代,一個精美的玉器作品,從采玉、開玉到雕琢成器的全部過程,可能要耗費掉一個人的一生,甚至更長久的光陰,那么,在對玉的喜愛里,恐怕要再加上一份楚楚的痛惜吧!因為,那不僅是歷史的、文化的、精神的、歲月的一部份,還是生命的全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