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和品味——寫在首屆華夏遺珍玉器特展的前面

2008年09月06日

文化和品味——寫在首屆華夏遺珍玉器特展的前面     

文/卓少東

 

    人類,生存于一個共同的地球.多少年來,不同的種族創造了不同的文化.如果說地球文明象一棵大樹,那么各民族文化就是它的枝葉.枝繁葉茂,大樹的生命力必定旺盛,可見民族文化是地球文明多么珍貴的要素,其珍貴性從某種意義上說,就等于人類自身的生命.

    正是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們說文化是人類生命的標志,是民族發展的理由.一個城市沒有它自己的文化特色,就等于沒有靈魂,一個企業沒有文化特點,也就談不上發展.而文化程度的高低,自然支配著企業乃至城市發展后勁的強弱.

    文化的重要性是無庸置疑的.什么是文化呢?從字面上看,文的本義應該是指花紋,因而,文化最淺白的說法應該就是"花紋化".文與花紋的區別就在于,花紋多指向于自然的紋飾,而文必出自人類所為,即人類有意識地刻劃并美化.故文化是人類對與自身有關的物質現象和精神現象的花紋化,也就是說,文化是人類對與自身相關的物質和思維的刻劃并美化.因而,它當然是人類共同的價值取向和追求目標:如物理學是對物質本質規律的刻劃并美化,繪畫是對形象的刻劃并美化等.它不僅是區別人與動物最根本的標準,更是進步人群與落后人群的評判尺度,是具有智慧的人類生存發展的必然結果.

    因而,刻劃并美化便是文化的基本要素,離開了它,離開了人類共同的理想化的價值取向,自然就偏離了文化的本質內涵.

    然而問題恰好也出在這里.既然是人類的刻劃并美化,因而文化也自然就有深淺高下之分,美丑好壞之判.韓愈說:"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如是而已;所謂要提倡先進的文化,也是這個意思.而要分辨深淺高下和美丑好壞,則又取決于你對人類文化的綜合了解,及其把握的廣度與深度.雖然其最終標準籠通可以歸納成真、善和美,但也有深淺高下美丑好壞之別.

  我之所以提出這些是感覺到,如今有把什么都冠以文化而不區分其深淺高下的社會現象和意識.而我以為這種現象和意識思潮最終是有害的.因為它關系到我們的價值取向,關系到社會群體乃至一座城市一個國家的價值觀.即你喜歡什么,厭惡什么;支持什么,反對什么;提倡什么和放棄什么.

  這,也就是大家通常所說的品味問題.假如一個城市或企業,一味去爭搶急功近利的轟動,享受輕松淺顯的流行,追逐狂熱驚心的感觀刺激,崇拜金錢至上,那顯然是不夠的和原始化的,也必然是難以長久的.古人云,"言之無文,行而不遠",正是此意.而將這些東西再固定下來加以強化,將它們當作文化的重心加以推廣,則實在是沒有品味的.至少,它們不能感召我一絲一毫.

    事實上,深圳這座城市究竟要提倡什么樣的文化?什么才是深圳自己的特色文化?這個問題已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深圳本身是個移民城市,較其它城市容易接受外來的和不同的文化,這是深圳的長處和優勢.然而,細讀之下我覺得深圳的西方文化很發達,商業文化容易涌躍,而較難看到經典而崇高的華夏文化身影——即便有,也弱不經風,或已變形.我遐想,深圳能否將自己的城市文化品牌定位在東西兩大文明的交融交匯上?從理論上講,人類發展的歷史已證明,任何種類的文化如果缺乏交流與碰撞,都不容易得以升華;而既然都是"移"來的,博大精深的華夏文明理當也有立足發展之地.因此,在世界之窗和歡樂谷這類西方迪斯尼樂園式的文化已根深蒂固之時,我們是否應當考慮一下、偏重一點祖國悠久且優秀的文化園地的開發與發展?我真誠盼望東西方文化都能在深圳共存共榮,交融貫通,達到如林語堂先生所說所做的"兩腳踏東西文化,一心做宇宙文章"的至高境界.

    所以我傾盡全力發展深圳古玩城,全面推廣有品味有價值的華夏文化藝術.且盡力利用其地緣優勢,不僅凝聚了大批兩岸三地的優秀中國古玩商家,迅速發展成一個傳世文物與文玩的匯集、回歸之地,而且我們已連續四年成功舉辦了每年二屆的全國性歷代古玩藝術品交流會和當代玉雕大師作品展覽會,成功承辦了首屆文博會的中華國粹展.本月,我們全力籌辦"華夏遺珍"玉器特展,其準備工作已全面鋪開.從目前已征集到的二十幾家海內外著名藏家的上千件珍藏瑰寶來看,其規模和檔次已出人意料之外,消息也不徑而走,成功已在掌握之中.接下去,在每年兩屆的"一會一展"照常的情況下,力爭每月都有一次"華夏遺珍"的各類主題特展,以充實深圳古玩城的文化內涵,塑造深圳古玩城的文化品牌,不斷深入推廣華夏文化.

  雖任重而道遠,但我不輕言放棄.

  深圳古玩城是站在華夏歷史老人肩膀上的,其倡導的古玩文化藝術就具備了先天的優越性.這里有許多失落了的文明碎片,有令人著迷的未知世界,華夏遺珍在這里俯拾即是,開門見山.也就是說,這里有許多優秀的祖先們對物質和精神最精美的刻劃并美化過的遺存,并已經受了古今中外歷史的嚴格檢驗.如果說,天文學是在空間上使我們透視到了宇宙的深處,物理學在生存環境上使我們能透知到物質世界的本質內核,那么,深圳古玩城的無數華夏遺珍,則可以使我們能夠直接了解祖國過去的文化藝術,解讀到已成歷史的古代文明篇章.說到底,它是一條特殊而奇異的,現成而又方便的深入了解東方文明之源的時光隧道.

  溫故而知新,繼往以開來.優秀的人類總是善于從歷史鑒察末來,從溫習已故和繼承祖先中真正地認識自己.至少,也能在現代文明中不至于迷失自己,不至于降低作為一個中國人的基本文化藝術品味.這,也許就是深圳古玩城最大的文化意義所在吧.

  故宮博物院學者張廣文先生曾對我說:"華夏文化的博大精深,有賴于每一個有心人的孜孜探索,祖國文化的發揚與光大,有賴于天下匹夫的圪圪傳承,在這里,是不分你我的."我深以為然.歷史總是公平的,在給了每個人以同樣的時間同樣的表演平臺以后,他也就沉默不語了.剩下的,就是每個人的文化旅途.你可以走很遠很遠,也可以兜圈子;可以選擇綠洲,也可以走向茫茫荒漠.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