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行合一 超越自我

2009年06月10日

知行合一   超越自我

——我的讀書感悟  

     □ 卓少東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說:“古今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

  這大事業大學問并舉,并非辭藻。

  讀書,是做學問的必經之路。而學問本身,就含邊學邊問、有思想有行動的意思。古人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陶淵明說“既耕亦已種,時還讀我書”,概莫如是。而王陽明則精要地概括為“知行合一”。

  因此,我心中之書,統括“知、行”二字,書店里是書,社會更是書,理論是書,實踐更是書,既由知去悟人生,可由人生去參知。人生即書,書即人生,是我讀書最大心得。

 

  讀書最大的樂趣在于讀了可以合用,在于知行合一。每當意與古會,每當霧開迷津,真是人生快事。

  2OO3年,我籌建玉文化博物館及深圳古玩城。有人說,你是開賣玉的店,怎么就號稱博物館呢?這當然是一種嘲諷,我有點苦惱。于是,我遍尋有關玉的文化資料,當時找出了上百條。沒想到,從《詩經》、《論語》、《史記》,到《天工開物》、《藝文類聚》、《說文解字》,從古至今的經、史、子、集里,居然有這么多的玉文化重要信息。更讓我沒想到的是,連孔圣人也曾經主張賣玉:

    子貢曰:“有美玉于斯,韞櫝而藏諸?求善賈而沽諸?”

    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

                                                  ——《論語·子罕》

  意思是,學生子貢問孔子,有美玉在此,是藏之于盒,還是找一個好商人賣了它?孔子說,賣了它,賣了它!我不也在等人出價嗎?這是成語“待價而沽”之來源。我當時想,原來文人與商人竟有這樣的關聯,原來孔子亦主張賣去手中寶玉,原來孔圣人也明白文化必須“賣掉”方有價值!怎么能說文化與買賣無關呢?

  我饒有興致地逐字讀完了所有找出來的材料,感慨實在良多,于是一發不收,一氣完成了那篇關于玉文化的理論性文章《民族之魂的載體——中國玉》,于2004年初,發表在深圳古玩城編緝出版的第一冊書《卓玉館藏品賞鑒》端首。

  通過寫作與思考,我深深地感到讀書及理論的重要價值。那就是,理清了思路,看準了方向。做為一個文化產業,經濟運營與文化傳承是一而二、二合一的,既要務實,又要有深厚的文化功底,務實首先是搞好經濟,養活自己,文化既是搞好經濟的動力和基礎,又是提高經濟含金量的根本。因而我斷定,文化走產業化發展道路,將是今后的大方向。

  記得當時,市政府剛出臺了一份“文化立市”的政策性藍皮書,讀后更堅定了我原先提出的“兩個堅持”信念,即:“堅持探索文化產業商業化的經營路子,堅持挖掘商業經營的文化內涵。”

  從品味“孔子賣玉”之趣,到寫文章理出思路,再到提出“兩個堅持”,不能不說是個質的飛躍,而讀書思考,著文立說,的確讓我獲益匪淺。因為思路不清,方向不明,往往會南轅北轍,越走越錯。我的深圳古玩城和玉文化博物館,從一開始就帶著邊經營邊傳承文化的特色,健康地走到了今天。這就是讀書人最大的受益所在。

  

  讀書最深的學問是超越自己,對自己有辦法。而知行合一,學以致用,就是為了不斷地超越自己。

  《老子》說:“人之迷,其日固久。”人的局限太大了,時與空的局限,人與事的局限,眼、耳、鼻、舌、身、意的局限,直接會導致好與壞,逆與順,上與下,智與愚,快與慢的判斷產生。

  要突破此局限,唯一途徑,就是善讀書,勤反思。善讀書,就是善于借鑒前人經驗與思想,書讀多了,就不是你一個人在思想,綜合總結出來的思想可直接超越自我局限,達到較高境界;勤反思,就是在總結出的思想指導下去實踐,看看是否合用,若不合用,便得反思再學;或此時此地合用,而彼時彼地不合用,也要隨時應變;時代在前進,知識在更新,環境在變化,也都要求我們不斷地反思自己和超越自己,所謂活到老,學到老。

  在我的企業中,這個超越自己,演化成“跨越每一個現在”。將這句話定為企業精神,是在五年之前,后來,我將這句話書寫在員工的名片背面,融在我經常發表的寄語里。如今,企業的每一位員工都早已深刻領會,身體力行了。讀書,為的是借鑒前人,與時俱進,倡導讀以致用,為的是推陳出新和繼往開來。

  人最要不得的是昨天做了一個美夢,今天老想著再來一遍,昨天合用的辦法,今天還想再重復,因為昨天有功,今天就應當可以不作為。每天要開銷,每天要吃飯,每天的情況在變,所以,人應當與時俱進,以應其變。

  很多時侯,不是人笨,不是讀書不多,而在于失去了超越自己的勇氣和智慧。安于現狀,墨守陳規,不思進取,高枕無憂,人之陋習久矣,全然拋開了“居安思危”的戒訓,全然忘卻了“窮則思變”的歷史,全然忘卻了“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的積極人生觀。

  民營企業不敢忘,不能忘。民營文化產業的特征是花自己的錢,亂花錢,花錯錢,會心痛。所以每天要有收獲,每天要有進步,每天要精打細算:浪費財物與浪費生命同樣可悲可恥。這是我所理解的知行合一,也是我們“跨越每一個現在”企業精神的本來面貌,是企業走向成功的根本。

  跨越每一個現在、與時俱進、以及活到老,學到老、超越自我,強調的都是一個變字。而這變與不變,恰是從易經到儒、釋、道,再到西方哲學的一個核心命題。

  《易·系辭上》:“蓍之德,圓而神。”神,即變化,圓,即周而復始。

  《論語·微子》:子曰“無可無不可。”沒有永遠的可,也沒有一成不變的不可。

  《老子》:“無執,故無失。”沒有執著,才沒有可以失去的。執是不變,失是變。

  《心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當下就是空,空當下就是色,立刻就變。

  被黑格爾稱之為“偉大的命題”的“一切規定都是否定”,也同樣如此。當然,西方人的這個理論要晚中國二千年。

  這些論述都揭示了萬事萬物都在變,都會變,都有變的規律,當然也是生命存在的本質意義。我更讀到包括毛澤東在內的許多思想家實踐家的同樣論述,所以,隨機應變,隨著讀書而成長,與時俱進,超越自我,跨越每一個現在,不僅充分體現出知行合一,學以致用的精髓,更符合馬克思主義“存在決定思維,環境決定意識”這一唯物主義思想基礎。

 

  讀書最講究精讀與泛讀的辨證統一。

  書,浩如煙海。去過深圳書城的每一個人,都會立刻被書海淹沒。書太多,而生命有限。但是,這也讓我產生了這樣的心念:人,沒有可能去遍覽群書,也沒有必要皓首窮經。因為知行須合一,學,終以致用為上。光學不做則無意義,光做不學則盲目。

  所以王陽明說:“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若會得時,只說一個知已自有行在,只說一個行已自有知在。”

  我主張人人都可博覽群書,但那只是瀏覽,瀏覽的目的是找出合用的書來精讀,這才是真讀書。精讀才能獲真知,才有所用。這是另一種形式的知行合一和學以致用。

  宋朝第一位宰相趙普,就有“半部論語治天下”事典。據《宋史趙普傳》載:“普少習吏事,寡學術。及為相,太祖(趙匡胤)常勸以讀書。晚年手不釋卷,每讀書竟日。既薨,家人發篋視之,則論語二十篇也。”趙普一生讀書不多,但對于《論語》,則讀得爛熟。所以后來在宋太宗趙光義的面前,趙普就敢于說:“臣有《論語》一部,以半部佐太祖定天下,以半部佐陛下致太平。”

  “半部論語”事典就這樣相傳了。這里有兩層意思。一是讀書須精而至于爛熟,必定好用;二是讀書直接就是為“定天下、致太平”的用。趙普深明于是,終成一代名相。

  正因為如此,我鎖定的書,必須是精選的,必須是有思想內涵的;同時,我習慣上常常是帶著問題在讀,邊讀邊思考,于是每讀必有心得,隨即發而為言論,就成了近幾年發表在企業內刊上的十多篇《寄語》、《卷首語》和專題論述,偶爾亦獲一些好評。因此,讀書亦成了我人生一大快事。

 

  人生苦短。但只要活著,須知、行一生,學、習到老。以此敬天、敬地、敬人、敬事,以尊敬生命,珍惜生命。我想用粱漱溟的話來結束本文,最后給“知行合一,學以致用”作一個注腳。粱漱溟說:

吃飯好好吃,睡覺好好睡,走路好好走,說話好好說。

如此之謂敬。敬則不茍偷,不放肆。敬則不逐物,亦

不遺物。逐物則失心,遺物同一失心。只是即物見心,

心卻不隨物轉。

非名山不留仙住,是真佛只說家常。粱漱溟老人語言雖簡樸,卻道出陽明先生“知行合一”之真諦,誠乃廓然大公。

Top